晚风里

千江有水千江月。

萨顶顶这回出的曲子可真不错啊,有种别开生面又似曾相识的感觉,曲折盘旋、旷达绵长,像旧友经年重逢,笑靥温暖,而一身风露清寒。

2018-08-15

百世卷·慈悲心

这边也来存一波档……(冒着掉马的风险)

斩魂刀上血痕未尽,刃背犹然微微震颤,一滴妖血坠落及地,在桐木板上烧出缕缕白烟。
沈巍呆呆望着缓步而来的清俊僧人,从未想过这一世的这一面,会是这样情形。

彼时他追捕一只食人精魄无数的妖孽,破风裂云,穷追不舍,直从长白追到了长安,又紧随那妖精自青龙寺的宝殿金顶劈斩而下,凄厉嘶吼与佛像垮塌之声一同惊动了寺中大大小小三百六十七位比丘,正包括这一位年轻的首座,法号朗湛,俗家本名——赵云澜。

他毁了佛像,是大罪过,至少在朗湛看来应是如此。然而这和尚却只是仔细查看了佛像的状况,又转回身来向着他合掌一礼,身旁的小沙弥便代而发言:“师傅的意思,施主是为诛杀妖孽致此罪过,便重塑了佛...

2018-08-03

并……吃不动rps( ⌯᷄௰⌯᷅ ) 不过东爷真的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会写文的发片哥哥了哈哈哈哈,留着留着。

2018-08-02

浮舟沧海,立马昆仑。记一下周总理好辞。

2018-07-19

Fong辽,我今年就想换电脑(;へ:)

2018-07-14

追光【就当平行宇宙吧】

他们送来一对耳坠。鲜明柔亮的碧玉,边缘处沾了些炭,没人擦。没人敢动。
我哼着一首记不起名字的歌,手指用力将金质长钩捏合,穿过细绳挂在胸前。吊坠还微微发着热,贴在皮肤上,几乎有被灼伤的痛感。
副官交给我几张照片,说烧得很干净,所以处理得也利落,任务已经完成,等待下一步指示。
那么把这个和她一起埋了吧。我递给他另一只坠子,修整得好看一点,不要脏。
这年轻军官显然错愕,像是不知怎样接受我的要求,片刻后才结结巴巴道好,退出了办公室。
是呀。怪不得说副官难当,伴君伴虎,多少无理的要求,都只能硬着头皮承下来,再想尽一切办法去做。我转过背椅,端详画框中那一窗秋日天空,烧成那样了,还怎样修整呢?

“你是谁?”
我盯着面前好...

2018-05-29

砚潋部分文章存在抄袭桔子树小说嫌疑

你说喜欢一生喜欢桔子树,但明知“撞梗”意识到雷同还要发出来,确实让人难以理解。希望不要再有下次,这对你喜欢的作者和喜欢你的人而言都是伤害。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容侵犯的朱砂痣,这一次我们原谅,但不代表忘记。请你也别忘记。

砚潋:

转发这篇文章的时候其实我心情很复杂。删掉的婚书那篇文中,确实存在所列的种种问题,我不能回避。
对比调色盘,这是显而易见的“洗文”,我身为一名写手,却做了最令写手不齿的事。
调色盘所列文字部分我不想辩驳,因为那天晚上飙字数写得很嗨,一小时写了大概五千字,我甚至没考虑一些行文修辞的生成来自于哪里,不经斟酌就发出来实在有欠妥当。
对比抄袭,蓄意洗文,因此前读过印象深刻不由自主...

2018-03-02

砚潋部分文章存在抄袭桔子树小说嫌疑

口红婚书冷泉港,这三个撞到一起就不是“撞梗”可以解释的了,再怎么样一生也不允许别人欺负。

陈默是金:

2/27下午 ,往常一样刷lofter,一篇文章被@博斯藤壶 推送到了我的首页:@砚潋的恋与制作人许墨同人文《海角婚书》,第一遍看时,我觉得本文处处眼熟,随后反复看了几遍,遂认为本文有抄袭桔子树《一生的故事》的嫌疑。《一生》的剧情被拆碎了又揉起来,组成本文一部分的,其中有几句我甚至能背出来《一生》的原文。这篇文章热度高达600,评论不计其数, 不乏对文笔的赞美以及对剧情的褒赞。心凉,质问作者,没有回复


砚潋微博


砚潋LOF...


2018-03-02
1 / 7

© 晚风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