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星楼

千江有水千江月。

生活创伤被奶狗治愈😭怎么会有这样的天使啊……我prprprprprprprpr 

2018-11-17

“我生于长空长于烈日,我翱翔于风从未远去。

亲爱的姑娘,请不要为我哭泣。”

声声的落幕让人心里堵得慌,可再想,这也是他最好的结局。

热烈、纯净,为心中赤诚的爱与希望而歌唱,在无尽长夜中勇敢刺穿胸膛。

我只是很难过(´༎ ༎`)

2018-10-10

真没意思!

自勉!

璧成:

如果动机不是因为“我喜欢所以我想做“的话,如果真的很在意热度而且觉得画手热度来得快:那就转行去做画手。


去学,去临摹,去上课,用你一切空闲时间去画。一天一画,三年大大。如果你能做到一天一画,那就去做。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热度,哪怕初心就是“希望别人关注我,希望别人喜欢我”,这也是堂堂正正的鲜花与掌声。谁还拦着不让人转行了?


如果做不到勤学苦练,就不要天天喊什么文手没有人权。写得好的文手也都是勤学苦练出来的,以十万字为单位去累积进步的阶梯是很常见的事情。



想要热度就去均热以百为单位的热圈。


想要为爱发电就要做...

2018-10-01

【狙击组/顺懂】辉光沙砾(二)

顾顺挽着裤腿在甲板上坐了会儿,被出来巡逻的政委抓住军容不整训了一顿,跟着政委去机库里看突击手们训练,又被杨锐抓住出来训了一顿。


“你东西都安置好了?李懂呢?我给你们放假了?大白天的不训练你是想着过周末?要不再给你俩安排个周末加餐增进感情?”


人都道第一狙击手顾顺桀骜不驯,恃才放旷浑身是刺,难管得很。其实他的骄傲坚持只在原则问题上,平日里的各类告诫笑骂都愿意听,挂着一对梨涡答应过去,也算好脾气。此时吹了半天海风,又被政委重提轻放的训斥转移了注意力,早先那点小情绪烟消云散,甚至被杨锐骂得有点想笑。


“你给我态度端正点儿啊,笑什么笑?”


“哎哎哎没有没有。”顾顺一低头躲过杨锐...

2018-10-01

尾生【复刻】(其实只是胡乱摸鱼)

复刻。原稿丢失,关键情节也记不清了,我只能瞎摸一通,争取把感情还原一下吧……虽然就成品看来,似乎也不甚成功。毕竟这么多年了!要我再像高中草稿纸上摸鱼那样狗血得毫无痕迹,也是很难的……有点匆忙,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希望原稿其实并未丢失,某日还能欣赏一下我从前的脑洞……

宁镇冬月严寒砭骨。北风跋涉重重山脉,至此打一个旋儿,在南方饱满的水汽团中重振旗鼓,呼啦啦杀将去。
年轻警察顶着风自院外小跑进来,站在屋檐下抖去身上雪,转头看见窗户里坐着个小孩。
“这小孩谁?这么冷天不回家?”
老警官在一旁抽烟,得此一问,回头一望,垂眼在窗台上敲敲烟灰:“来了好几天了,从早坐到晚,说是要等他爸带他回家。你前几天休假,还不知...

2018-09-01

《遇龙》(三)(我最近闲得好勤奋……

我心中警铃大作,天界普通仙官无特令批审不可私自下界,以免扰乱人间正常秩序,违者课以重罚。我虽然的确跟着维沨下去长过那么几回见识,但实在不宜轻易抖露出来,遂回道:“不曾。小仙能得此清闲美差已是十分感激,并不敢知法犯法,私自下界。”
“哦。”
为何夜神殿下的回应听着如此惋惜?他难道真是准备抓我的错处么?前日才救了我的命,今朝就又给我下套,这是什么道理?
我正暗自纠结,却听夜神续道:“我此前曾在凡间历过一回劫,所识一位旧友,与阅云仙官……”他意味深长地打量我一眼,“十分相似。”
我其实不太喜欢别人说我像谁,所谓相似,或得神而失形,或得形而失神,总归是透过眼前这个人去寻一个记忆里的影子,用来夸人,不太妥当。人...

2018-08-23

【狙击组/顺懂】辉光沙砾(一)

跟个小寡妇似的。
这是顾顺第一眼见到李懂,心中浮起的第一个评价。
那时候李懂对罗星的伤还没什么概念,觉得搭档不过是暂离一段时间,也许几个任务之后就又能归队,重新填满蛟龙的空位。
是的,尽管顾顺成绩骄人,又空降补了罗星的缺,但李懂就是觉得不一样。像蚌壳混进一粒沙,硌得他疼痛又清醒。

“我听说,你是罗星亲自选的?”
顾顺问这话时,正是他与李懂培养默契的独处期。晚饭后休息,队长批准他们近几天不必夜训,于是舱门一关,两人各自占据寝室一角席地而坐,中间铺了张巨大的油布,拆枪擦枪,不说话。
李懂闻言抬头,见对面的狙击手仍然顾自擦枪并未看他,似乎只是为了解除尴尬随口问话。
“嗯。”
培养默契不必说太多话的,默契默契,就是于...

2018-08-23

暂名《遇龙》(谁能想到这个小垃圾还能有后续呢

(二)

“谢谢仙上!”我心有余悸,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多谢仙上救命之恩,小仙得此奇遇,没齿难忘!来日小仙定为仙上鞍下凳、马前卒,为仙上肝脑涂地,九死不辞!”
说着又给他咣咣磕了两个头。
这青衣仙人似乎是被我吓着了,久久不语,看我哭得渐渐雨歇云收,方轻柔问道:“你叫什么?为什么……在这丹炉房中?”
“小仙……小仙名叫阅云,原是掌管天河的牧水官,因……私下议论天帝,被罚入丹炉房扫一百年的灰……”
扫灰已经很惨了,更惨的是还差点给不慎烧死,我命途多舛,实在不由得自怜自伤……
我抬手擦泪,看见青衣仙人难以言表的脸色,不由更加懊悔。他大概也觉得我咎由自取吧……我真惨,真的。
我抽抽搭搭一阵,想起还没问过他叫什么:...

2018-08-22
1 / 8

© 群星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