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星楼

千江有水千江月。

【团长】【麻辣/辣麻】小聋瞎

这是一个阴差阳错的产物,我也不晓得为什么会出来……先这么写着吧,自娱自乐下。应该会有后续,如果我明天大作文写得完的话……

----------------------------------------------------------------------------

不辣和要麻是同年兵。他们最早的相识要追溯到某年某日川军团的午饭桌上,要麻从不辣手底下抢走的那一勺鲊辣椒。

“搞莫子哎,四川佬?”不辣端着半空的饭碗,筷子还攥在手掌心里。两根指头未抢到勺子,悻悻地伸在半空里。

“啷给?参军——吃饭,各凭本事!菜都抢不到,还怪别个手快了嗦?”

“老子嬲你妈妈别!”

不辣的筷子甩进了隔壁桌小绍兴的汤碗里,要麻的勺子翻到了司务长油腻腻的围裙上,两人翻滚扭打,所到之处饭桌腾挪板凳撤离,筋疲力尽之后各自喘着粗气,扭头一看,那勺鲊辣椒早洒在沙土里头,混成一块赤红色飞地。

“日哟!!!”


天高云淡,风清日朗,步兵不辣同炮兵要麻擅自离队,混在队伍尾巴上鬼鬼祟祟。

“嘿,弗兰佬!”要麻冲不辣悄悄招手,待得他近前来,从怀里掏出东西,“拿切,这个是上次抢了你的菜,补给你的。”

“红烧肉?你莫要驴老子哦!”不辣怀疑地接过罐头,标签上写的一串鬼画符,也看不懂。

“哪个驴你?”要麻撇撇嘴,“不要算咯,还我。”

不辣忙抱紧了罐头:“要要要。这个你哪里搞来的?高头写的莫子哟……你喃么晓得是红烧肉?”

“你脑壳是个瓢啵?这罐头不是开的?”要麻上手把铁壳揭起来,露出罐头里深红油亮的肉块,“军需处长桌子上顺的,个龟儿子,自己吃肉把老子吃炒米。”

不辣眉开眼笑,向着要麻露出一口牙:“谢咯谢咯,鲊辣椒没得嘛子,下次我省给你吃。”


当天步兵三团七连下士不辣由于腹泻不止躺进了伤兵营。


“四川佬!!!你个杂畜生!!!”


评论 ( 2 )
热度 ( 8 )

© 群星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