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星楼

千江有水千江月。

【狙击组/顺懂】辉光沙砾(二)

顾顺挽着裤腿在甲板上坐了会儿,被出来巡逻的政委抓住军容不整训了一顿,跟着政委去机库里看突击手们训练,又被杨锐抓住出来训了一顿。


“你东西都安置好了?李懂呢?我给你们放假了?大白天的不训练你是想着过周末?要不再给你俩安排个周末加餐增进感情?”


人都道第一狙击手顾顺桀骜不驯,恃才放旷浑身是刺,难管得很。其实他的骄傲坚持只在原则问题上,平日里的各类告诫笑骂都愿意听,挂着一对梨涡答应过去,也算好脾气。此时吹了半天海风,又被政委重提轻放的训斥转移了注意力,早先那点小情绪烟消云散,甚至被杨锐骂得有点想笑。


“你给我态度端正点儿啊,笑什么笑?”


“哎哎哎没有没有。”顾顺一低头躲过杨锐佯作要打的手,再抬头时依旧是笑意盈盈,“队长饶命!”


杨锐这时才渐渐收起玩笑,把短袖挽成无袖背心,靠着舱壁坐下,顺便用脚尖给顾顺指了个座。


顾顺瞄了眼训练室的门,出来时候杨锐顺手带上的,状似无意,却瞒不过七窍玲珑心的狙击手。


果不其然,蛟龙队长没做什么迂回,开门就见山。


他问:“你跟李懂磨合得怎么样了?”


没等顾顺回答,杨锐低声添道:“我们没时间了。我需要你们在实战中磨炼默契,尽快地成为蛟龙主战力量之一。越快越好,我们等不起。”


顾顺一怔,他明白这话有多重。他是万里挑一的神枪手,李懂也是凤毛麟角的观察手,他们二人分开看都无比出色,但是真要彼此磨合成一杆枪,恐怕得经时日久,还要牺牲一些个人特质。当初蛟龙来借人的时候跟陆战队司令说的是“暂借”,以防不测的,现在看来,恐怕作的是更长远的打算。


是罗星出了事么?否则没必要让我来……


对。杨锐疲惫答他。告诉你这个是让你明白紧迫性,又加上你跟罗星没那么多交集,不容易被影响。他望望训练室的门,佟莉和石头对练的喊声不时传来,只是像隔了层结界。


说实话,罗星的伤情目前还不明朗,但我们得做好最坏的打算。护航时间还长,往后必定还有许多恶仗,你,是现在唯一够格知道真实情况的人,所以要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是!顾顺坐正,向杨锐敬了个礼。


上身挺得笔直,腿还盘得圆咕隆咚。杨锐不禁笑,你是不倒翁么?


说着伸手过去揉一把顾顺的短发,加油啊。




顾顺回房时本还有些忐忑——这种陌生到令他微微困惑的情绪虽没能绊住他的脚步,但却缠住了他推门的那只手,令这动作显出前所未有的艰涩。


怎样收拾起前局已经无足轻重,现在他愁的是如何在小孩时时质询的目光中守住罗星的秘密——至少不能够比杨锐透露得更早。小观察手头一回面对这样的幸存者困局,该需要更多时间来武装。


房门吱呀退开,房内却空无一人。顾顺走进两步,发现自己的床已经铺好,水杯毛巾各归其位,一对潜水表在床头桌上列得整整齐齐,仿佛忠诚卫士。


片刻前那个失神又忧郁的小孩已经不见了。


没他想象的那么脆弱。狙击手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个叉,怎么能把蛟龙的精英真当成小孩来带。


他的目光又落在水杯盘里,一只糖纸折的小跳蛙静静蹲着,尖尖头扁扁腿,蓄势待发。


可还确实是个小孩嘛。

——————————————————————

昨天在高铁上胡乱码的,本来还想抻长一点,没想到一浪就浪到这个点了!又想赶着国庆节发一个……嘿嘿,大家多包涵。

我最亲爱的人儿啊,国庆快乐🎵

评论 ( 4 )
热度 ( 33 )

© 群星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