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星楼

千江有水千江月。

《遇龙》(三)(我最近闲得好勤奋……

我心中警铃大作,天界普通仙官无特令批审不可私自下界,以免扰乱人间正常秩序,违者课以重罚。我虽然的确跟着维沨下去长过那么几回见识,但实在不宜轻易抖露出来,遂回道:“不曾。小仙能得此清闲美差已是十分感激,并不敢知法犯法,私自下界。”
“哦。”
为何夜神殿下的回应听着如此惋惜?他难道真是准备抓我的错处么?前日才救了我的命,今朝就又给我下套,这是什么道理?
我正暗自纠结,却听夜神续道:“我此前曾在凡间历过一回劫,所识一位旧友,与阅云仙官……”他意味深长地打量我一眼,“十分相似。”
我其实不太喜欢别人说我像谁,所谓相似,或得神而失形,或得形而失神,总归是透过眼前这个人去寻一个记忆里的影子,用来夸人,不太妥当。人皆生而不同,各有各的好处与缺憾,由一个像字简单概括,未免失之粗暴。
我尴尬笑道:“小仙生得一副平凡皮相,原在人间时就与好多姑娘都有几分相似,想来仙上的那位旧友定是风姿卓然,小仙庸俗鄙陋,不敢与之相称。”
夜神沉默一会儿,转头去望天河对岸杂生花树,忽然轻声道:“你和她各有各的好。”
我还暗暗推拒:“小仙怎敢……”
却被他的叹息打断。我心下紧张,如履薄冰,小心地观察着夜神的脸色。
“在我面前,不必如此拘束。我对你亲近,只是觉得一见如故而已,方才说你与我旧友相似,也并无旁的意思。我唤你阅云,以为我们便是朋友了,怎么还小仙仙上的,这样生分呢?”
他现出一点疲惫神态,不知怎的,我总觉得像是目睹一条应龙卸去盔甲,又或者是狮子收起利爪,他看起来并不太适应,但仍然将真心说与我听。
我忽然觉得有些不是滋味,低低应了一声,犹豫片刻,在他身旁河堤上坐下。
“小鱼仙上……”话甫出口我就后悔,才说了不要仙上仙上的,真是。但……他真是名叫小鱼吗?名字应该不会这么随便吧,也许是同音?筱渝?霄宇?还是晓虞?
念出来倒是都没差别……
“从前挂星布夜,政务繁忙,虽知天河胜美,却也没什么机会细细观赏,怕是错过了许多。”
此时月入中天,星辉暗淡些许,月华流照鳞鳞细浪,无数细碎光点泛出一片淡金的异彩。
“机会时时都有,晓虞仙官也不必太为介怀,天河一时一景,各有意趣,没什么错过不错过的。”
这话说完,又似乎不妥,夜神凝视我片刻,像是欲言又止,俄而却只是叹了一口气,苦笑道:“你啊……”
我什么?我一头雾水,最近说话水平下降了?这样的舒缓宽慰都能出错?
还没理清症结所在,夜神又已开了口:“没什么。”
好吧。我没摸着头脑,也不敢再胡乱搭话了,只与他静静并坐着,赏一赏我已经看了一千年的天河夜景。

不知过了多久,忽闻背后一声扑通,我回头去看,好哇,维沨这个死鬼,把我留着给缘机作生辰礼的两罐子陈青从地窖里刨了出来,歪在垂柳树下喝得神志不清。
我怒从心起,就要跳起来打他个五颜六色,然而余光里瞥见夜神含笑面容,又生生收回了蓄力的爪子。
“让晓虞仙官见笑了……”我讪讪笑着,一边使力想把这醉死鬼拖起来。
夜神脸上倒是没有取笑之色,只问我:“阅云仙官准备怎样处置……这位维沨公子?”
维沨公子,我从没这样文绉绉叫过,听着怪肉麻的。“呵呵,不妨事,不妨事。这家伙皮糙肉厚,往天河里一扔就行,他自己能游回洞庭去。”
夜神忍俊不禁,颔首一笑。这一笑如春江滟滟,又如江月明明,温和中显出一点开怀,正是人间难见的绝色,我一时看得有些呆。
“天河深广,维沨公子既已醉了,恐生危险。若不嫌弃,倒不如让他在小仙的居所休憩一晚,明日再走也不迟。”
我仍处在被美貌暴击的空白中,完全没听清他说什么,只愣愣点头,表示同意。
夜神再一笑,又是一次暴击。我已晕晕乎乎,不分天地,最后连他何时把维沨带走的都不记得了,脚下浮云一般,跌跌撞撞回了居所。
翌日,夜神准时将维沨带来了天河岸。今日的维沨看起来有些不同,面带桃花,眼露春色,望向夜神的目光里带了两分羞怯三分喜悦五分仰慕,让我十分费解。
昨夜你们初见时,明明还势同水火,虽然是你单方面的……但既是你的夺梦仇敌,这种不可调和的矛盾,怎么都不能一夜泯恩仇吧……?
莫非,莫非……
我恍然大悟,再看维沨神态时,一切都有了解释。唉,没有想到,维沨平日里吊儿郎当一副风流样子,居然也有这样小女儿情态的时候,而夜神看着斯斯文文,实际上却如此神勇……果真是情之一字,不可捉摸,不知所起,难料何去……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群星楼 | Powered by LOFTER